图片 1

龙虎和大家都会理解到就是对父母、长辈的恭敬,尽心奉养自己的父母,顺应他们意愿的意识和行为表现,只有人们尽可能的去善待父母长辈,顺应满足他们的想法和需求,才能称得上孝顺。但是,我认为孝与顺二者不能合二为一,这是两个概念,应该客观辩证的看待这两个问题。

图片 2

有情感咨询到:“大龄单身女青年如何和父母缓解紧张关系?”我们都知道父母是为自己好,但是很多时候却因为不知道如何沟通,伤了和气。花镇情感在本文分享一个情感案例,告诉你如何处理和父母的关系。

龙虎和孝是一种感恩父母的道德和行为的准则要求,每个人都得遵从,守孝道,做到孝是必须要做的。但是顺则不然,它是对一种对长辈意愿要求执行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有对、错之分,正、误之别,应该是正确的要求,该顺的就要顺,对于错误的要求,不该顺时就一定不能顺。如果是不顾事情结果,为了尽孝而盲目的去顺从,造成不好的结果,这样就会适得其反,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孝顺了。

内疚感每个人都会有,当我们做了有违伦理或者伤害别人的事儿,就会产生内疚感。但你有没有觉得,有时候有人会经常性让我们内疚?其中就包括我们的父母……

一、情感咨询

龙虎和有位同学,对待父母可以说非常孝顺,中学毕业去参军,因表现良好,后转为志愿兵,在服役期间,认识了一个女孩,两人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彼此热恋了好几年。但是有次回家探亲期间,父母和同村的一户人家关系非常要好,就想让那家的女孩给自己家当儿媳妇,虽然这个女孩已经和别人订婚,最后两家大人一商量,那一家人就把婚给退掉了,让和我们哪位同学谈恋爱,同学坚决不愿意,说自己已经有心爱的人了,说什么也不和女友分手。对于农村来说,按照当地习俗订婚就和结婚一样,人家现在已经退婚,同学的父母为了给人家女孩一个交代和说法,满足自己道义和面子的需要,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威逼儿子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同学为了所谓的孝不得已选择了顺,最后和自己心爱的女友分手,跟了同村那个女孩,女孩家担心再出现波折和变数,怕夜长梦多,最后在两家大人的商议安排下,第二年就举办了婚礼。结果在婚礼的前一天,同学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看着女友的照片痛哭了很久,然后把用一瓶酒把自己喝的不省人事。

你有令你感到内疚的父母吗?

这个9月是我36岁的生日,独生女,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了13年,半年前和在一起7年的外国男友分手。

龙虎和记得一家亲戚在很久以前全部在城里工作生活,在哪个城里人非常吃香的年月,当年能成为居民户,吃上商品粮,是每个农村家庭梦寐以求的目标和奢望,但是,二位老人却整天抱怨在城里不自由,没地种、没有菜园子,还不如农村好,最后,在老人的固执和坚持下,为了孝顺,儿女们只好举家迁回农村,这下好了,有地种了,有菜吃了,结果呢?到孙子快长大了,人家城里的孩子都可以进工厂当工人,成为那个年代令人羡慕的的工人阶级,这时候全家人肠子都能悔青了,而老人也为自己当初的决定感到自责。但是为时已晚,离城容易、返城难啦!一步走错,整整影响了两代人。

“你是不是个听话的孩子”,“现在都说不动你,以后还指望你干啥啊?”小时候,你的妈妈这样刺激过你吧?

这些年为了我的个人问题和父母关系很紧张,没少吵架,他们的态度和言语给了我很大压力。

龙虎和不知大家是否看过曾经的一部热播剧《欢乐颂》,其中的女主樊胜美,在整部剧里也算孝顺,对于受封建的重男轻女观念影响的家庭过于顺从,对于父母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一再顺从让步,面对不争气的哥哥迫于父母的压力一再纵容迁就,最后搞得自己的生活一片狼藉,完全接近崩溃。

你可能都不记得当时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但你或许记得,听到这样的责备时,自己的内疚、惶恐和委屈。

让我感到非常内疚和自责,是因为我让他们操心、着急甚至睡不着觉,血压升高白发苍苍,每每想到这心里就很自责,我没有满足他们想看到我结婚成家的愿望,是我不孝。

龙虎和对于中国家庭从小就给孩子灌输的是要听话,做个懂事的孩子,在这些教育内容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让孩子学会顺从,尤其是当你不听父母的话时,就说你不懂事,不孝顺。而当不孝顺的大帽子扣在孩子头上,就直接会极大的左右和影响儿女们的意识与行为。其实每代人由于生活的时代、环境、教育、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影响,从各方面都是存在较大的差异,他们提出的需求和愿望难免会有对错,因此,作为儿女应当进行道理对错、是非曲直的正确判断,然后进行客观合理的对待,学会顺逆。而不是为了一昧追求孝,塑造自己孝的形象去无条件地盲目顺从,也就是说对于孝顺我们应当孝,但不一定顺,当顺则顺,不当顺则必须另行处理,切不可为了行孝而盲从,这不但达不到行孝的目的,而且还会对导致事情的不好结果,给生活带来许多遗憾和无奈,从另一个角度也会陷父母于为错误担责的痛苦之中,这就与孝顺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展开全文

我们现在每次通话都围绕这个话题,没有别的可聊,我实在是压力太大坚持不住就会挂掉。

长大了之后,父母可能还是会让你时常感到内疚。比如,他们有时候会说,
“邻居家的小孩都结婚了,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担心你的事儿,我都睡不好觉,你知道吗?”,“你光想自己,你就不想想我们吗?”,“你一点不在乎我们的感受吗?”
等等。

我也能理解他们年纪越来越大希望看到我好,可是我无法就在今天或下个月满足他们的愿望,我们现在的关系真的很糟糕,觉得自己无法面对他们。

或者,你要干一件自己想干,父母却不支持的事儿,他们或许会跟你说,
“你怎么就听不进去话呢?我们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都多大了,就不能让我们省点心吗?”

想请问冷爱老师,我怎样去面对并且缓和跟父母的关系。

面对他们的指责,你会怎样?大多数人的情况是,内疚加无奈,争辩几句,但也架不住父母再次用同样的方式对你,然后有人可能会开始疏远父母,减少和他们产生冲突的可能性。

二、情感解答

仔细想想,
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无意伤害父母,但面对他们的指责,我们还是会内疚。这是为什么呢?

答:读完你的故事,我想给你三条建议:

心理学家苏珊·福沃德的观点是,除了适当内疚,人还会产生“错误内疚”

第一,学会主动出击

你的内疚感应器是不是发了错误警报?

如果你们每次通话的主题都是关于你结婚不结婚的话题,给你造成很大的困扰,那你从现在起要学会主动出击。

“错误内疚”的意思是,本来不应该内疚的情况,你却感到内疚。苏珊打了个比喻:这种情况就像汽车报警器,它本来是防贼的,但是因为感应器的一些属性,路过的行人、狗、驶过的卡车,也会让它发出警报。

从现在起,你每天给他们打电话,先主动出击。

“错误的内疚”跟它的原理差不多。每个人内心都会有一个内疚感应器,只要接收到别人发出的某些信号,就觉得内疚,不管是不是真的给人造成了伤害。苏珊指出,
“错误的内疚”其实与伤害他人无关,但是与我们认为自己伤害了他人有关。

哪怕仅仅是讨论他们今天吃了什么,今天看了什么,今天干了什么,然后跟他们分享你自己今天做了什么。

“错误内疚”比较容易出现在亲近的关系中,因为人们比较容易对陌生人保持理性,但对亲近的人则更主观和感性。我们大多数人一看到自己所关心的人不高兴,就会不自觉地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总之,你要主动出击,才不至于让每一次通话都是一场冲突,一场战争。越是要面对通话压力的时候,越是要主动出击。

制造错误内疚最快的方式就是责备。这个把戏,很多人的父母都用过吧?

第二,从现在起给自己释放压力

父母有时候将他们的不幸和问题归咎于我们没有按照他们期望的方式去生活。这样的指责会迅速触发我们的内疚感应器。一旦他们直截了当地责备我们伤害了他们,我们就会因内疚而感到莫大的懊恼,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指责是不合理的。

你看看自己故事里的描述:内疚、自责、着急、是我不孝。

父母用高声吆喝来引起我们的注意。虽然存在细节上的差异,但大体上就是一个意思:这是你的错!

你给自己贴了这么多标签,不累吗?

有时候我们也能看清楚他们的伎俩,但还是感到无法抵抗。这是为什么呢?

当一个男人感受到你这样一种状态的时候,谁敢接近你?

苏珊·福沃德认为,那是因为“他们施加的压力激起了你内心程式化的反应,你做出的是自动的、冲动式的反应,而不是经过理性分析后的反应。”

你如果是一朵盛开的花朵,蜜蜂才会飞过来。

换句话说,与其说他们控制了你的情绪,不如说,你被自己的情绪操纵。

你如果自己就浑身散发恶臭的负能量,谁又敢接近呢?

你的内疚是不是一种“程式化”反应?

所以先放下负担,不要给自己贴标签,别说孝顺不孝顺,这是你自己的人生,是你要经营的事情。你越是在这里给自己压力,给自己标签,就越是搞不定这件事情。

这种程式化的反应是如何进行的呢?苏珊·福沃德提出一个“热键”的概念。所谓的“热键”就是指,每个人内心存储着自己未了的心事、积压着的仇恨、内疚、不安全感和脆弱的敏感神经元。它由一个人的基本品质、敏感性以及小时候的经历共同塑造。如果深入探究,就会生动地解释出个人历史的每个层面——我们是如何被对待的、我们的自我形象是什么,以及过去的记忆是如何影响我们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让豆腐凉一凉。

对于“热键”,我们所采用的最寻常的策略,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地回避。为了与“热键”和平共处,我们还形成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人格特质。

不管是去正念,冥想,瑜伽还是别的,去找这样一个能让你把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的方式,放下给自己评判贴标签的做法。情感难题很心累?10s快速申请情感诊断!

对认同的过分需求。

第三,尽快安排一次机会回国内,跟你父母郑重其事地召开一次家庭会议。

对愤怒的过分恐惧。

甚至你可以租个会议室,找一个白板,就跟他们讲清楚:

为了获得暂时的平静生活,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们今天这个会议主题就是:结婚。

倾向于对别人的生活负担起过多的代价。

我的愿望是什么?

在权威面前,对自己的怀疑。

你们希望我找个什么样的人?

以“以后怎么指望你”这个很多父母都讲过的话为例。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在你父母眼里:

在什么样的时间节点?

你是靠不住的。

我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是什么?

你不是个孝顺的孩子。

我想满足你们的愿望,我甚至愿意牺牲自己。

你是个坏人。

我做不到的事情是什么?

对于“认同上瘾”的人来说,这样的指责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从小到大你的长辈无数遍给你灌输要做个好孩子、要孝顺,你也一直在努力做一个这样的人
,一想到敬爱的父母不认同自己,很多人立马变成一个无助的孩子。即使知道什么对自己最有利,听到他们的指责的一瞬间,也不愿意采取任何行动。

究竟现在我在社交圈能找什么样的人?

电影《冰雪奇缘》中,艾莎因为魔法失控不小心伤害了自己的妹妹安娜,从此她活在了对自己的恐惧中,因为那不是一个好女孩会做的事情,为了做个好女孩,她选择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然后我大概跟对方能构成什么样的关系?

对愤怒过分恐惧,导致一个人害怕冲突,喜欢“息事宁人”。父母的争吵以及和父母的争吵,对于很多人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有人从小习惯做一个听话的孩子,不敢挑战父母的权威,害怕和父母争吵,有人亲眼见证父母因为愤怒会制造的伤害,
“不要成为让他们生气的人”,几乎成了一个不可颠破的信条。

我的能力、我的资本是什么,我的选择是什么?

有人会选择回避愤怒,像童年时代一样,跑开躲起来,直到事态平息,或者躲到一个听不到争吵的地方。但愤怒是人类的正常情感,无论如何努力找一个没有愤怒的地方,或者找一个没有脾气的人,都注定要失败。

全都摊牌展开来讲。

人们会承担本来和自己没有关系的责任。还记得电影《心灵捕手》吗?一个关于愧疚感的故事。在天才少年威尔的潜意识里,家人和自己曾经遭受的伤痛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心理医生尚恩,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他接受“那不是你的错”。

你要让你的父母团结在你的周围,成为你的后援团。

很多父母会跟自己的子女说,“你结婚了,我就放心了”,“你生孩子了,我就放心了”,或者因为你没结婚,没生孩子,“我就睡不好觉”、“我操碎了心”。这样的情感操控,也会造成很多子女愧疚,但理性来看,
你和父母都是成年人,都应该各自为自己的生活负责,完全不应该承担不属于自己的,或者超过自己责任范围的责任。

你现在是内外交迫,完全跟父母对立起来了。你要把他们拉到你的身边,成为你的助力。

如果不能从“程式化”的反应方式中跳脱出来,就会强化“程式化”反应,成为伤害自己的帮凶。苏珊指出:我们接受什么,不接受什么,我们不愿面对什么,又对什么听其自然,生活的每一天,我们都在教别人怎么对付我们。和父母的相处也是如此。当我们屈服于父母制造的内疚感时,就会对他们的行为给予正向强化,只要我们没有直截了当地表示拒绝,或者划清界限,就意味着我们传递出这样的消息:“你的方法很有效,请接着用。”

比如你可以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发动所有的人帮我找对象,定向找,我在哪里,帮我在哪里找。”

在中国人的家庭中,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充满着依附。即使成年之后,有些人还是乐于扮演父母的大宝宝。不敢去正面问题,坚持自己。有时候,我们甚至以“我爸妈肯定会说我的”,“他们肯定会反对的”为借口,限定自己的选择,然后将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原因归结到父母身上,可实际上,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大家齐心协力去解决问题,而不是让这个成为你们双方之间的问题。

停止内疚,观察,谋划如何解决问题

这是一次重要的会议,这个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给你们家庭定战略。没有这个战略,什么都是模糊的。

父母用让你内疚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但是
是否能发挥效用,取决于接收信息的你。有时候可能你真的做得不够好,比如由于主观的疏忽,你太久没有陪伴他们,影响了正常的家庭关系。这时候你要反省自己。

只有你们凝聚起来,团结一心,才有可能把这件你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做好。

但是有些时候,你真的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但他们对你的指责,你还是照单全收,让自己处于内疚中,然后你用讲理,争辩,哭喊,请求他们不要指责了,向他们屈服,改变自己的计划,将可能会引起他们指责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的方式来应对。结果你们双方都铩羽而归,他们还是在干涉你的生活,还是有未达成的诉求,而你也很难坚持自我。

苏珊·福沃德指出,
这时候你应该做的是,停下来,观察自己的应对方式和内心的感受,等你能理性认识自己的诉求和父母的诉求时,再采取策略,当你不受情绪控制的时候,你也许会发现,可选的方法还有很多。

E

N

D

文章来源 | Lens杂志

编辑整理 | 杜美丽

图片来源 | 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资料参考 | 苏珊 ·福沃德著, 《情感勒索》

美工排版 | Els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