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是藉着上帝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生命在上帝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一只乌鸦从蛾摩拉所多玛走来,带来了黑暗,带来了诡诈欺骗谎言。起初,我们并不知道。一条路,遍地吼叫的狮子吞吃了灵魂。蛾摩拉所多玛的葡萄又苦又有毒,夜莺唱着凄凉的哀歌。孤独者哭泣颤抖的双脚,踩痛凋零枯萎的心徘徊在路径。墓地埋葬了乌鸦的誓言和温柔,无法寻找美丽和记忆。我们走在哭泣孤独痛楚的路上,渴望上帝的慈爱怜悯。一只鸽子,没有世界的捆绑没有世界的忧愁,唱着十字架的歌。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罪。牵手鸽子,在聚会山上心灵诚实彼此相爱。幸福,温柔的鸽子伊甸园的葡萄甘甜止渴发亮。一条路,橄榄树上爆出的新绿,飘荡着牵手鸽子的誓言成为永恒。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上帝的话是永存的。一条路,牵手乌鸦是黑暗地狱烈火焚烧灵魂。一条路,牵手鸽子是天堂赞美欢呼生命永恒。一条路,是道路真理生命。

秋天的雨啊!淋湿了忧愁和悲伤,流水哭泣水面落花的容颜已随波逐流。乌鸦的语言和温柔撕扯着流血的伤痛,诡诈欺骗谎言是披着羊皮的狼。踩痛的路径是黄叶花辨的凋零,哀葬了朽坏垂亡者的姿容。夜莺唱着哀歌,为什么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城又在这个世界上?旷野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哭泣颤抖的身影在寻找美丽和温柔。秋天的雨啊!洗不净污垢的灵魂,不悔改的心是所多玛和蛾摩拉。秋雨无情,同根生长的树枝无法在风雨中相依。秋雨凄凉苦涩而有毒,那所多玛和蛾摩拉的葡萄又苦又有毒。挣脱所多玛和蛾摩拉的镣铐,十字架的光芒照亮了黑夜,钉痕的双手复活了永恒的春天。一场春雨,洗净了灵魂复活了枯枝爆出了新绿。鸽子唱着赞美的歌,花海里飘然而来的一朵温柔醉了企盼的双眸抚慰了孤独的心灵。走岀了旷野,我们是不再饥饿的羔羊,来到青草地溪水旁。春天的雨啊,在心河里漾起涟涟的波,挥之不去是鲜花般的艳丽姿容。你我牵手在伊甸园
,采摘久待的葡萄。这伊甸园甘甜发亮的葡萄,甜在美在你我的心里。你的誓言是在幸福的河堤旁,我的真情是河堤旁纯净的河流。叮咛和眷爱,是你我相伴在永恒的春天。雨后的故事:一个秋天,讲述着地狱不信和不悔改的故事;一个春天,讲述着永恒的天堂和永恒的生命。

柔波荡漾挥之不去鲜花的绚丽姿容,牵手时纠缠的爱踏绿了路径。激情燃烧的岁月,是溪流归入大海时的汹涌澎湃。人生有时在峰巅青峦领略旖旎风光,有时在低谷深渊哭泣流血。今天是春天百花温柔的开放,百鸟深情的欢歌。明天是秋天凋零的花瓣飘落的黄叶,夜莺唱着凄凉的哀歌。昨天是冰霜雪盖的寒冬冰封流血的伤口,挣不脱的镣铐。明天是岁月之河潺潺的流淌,唱着爱之歌绿了路径红了朵朵温柔的相思。今天是狂风闪电阴霾暴雨撕扯枯枝流血的伤口,哭泣徘徊再也寻找不到美丽和温柔。明天是春风春雨春的温暖的阳光,枯枝爆出了新绿,释放的情怀在随风飘荡着生命的绿色希望。昨天诡诈欺骗谎言丑陋污垢的灵魂,行走在大地上;明天则是地狱烈火焚烧,这不悔改的罪恶之魂。昨天乌鸦飞走了,哭泣蛾摩拉所多玛的葡萄又苦又有毒。明天飞来的鸽子,拥抱幸福微笑伊甸园的葡萄甘甜止渴发亮。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薄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尚青的时候还没有割下,比百样的草先枯槁;凡忘记上帝或神的人,明天的景况也是这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