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买房就接到各种电话询问是否出租、卖房或者装修;刚购车邮箱就被各种投保某某商业险的信息塞满;刚查询过贷款流程,各种网贷、小额贷就缠上来轮番致电……重庆装修网了解到,公民个人信息泄露越来越泛滥,给人带来烦恼的同时,也把个人安全带到了危险边缘。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因让人防不胜防而被广大群众深恶痛绝。近日,江苏省无锡市两级法院通过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审理情况的梳理,发布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典型案例,以提高广大群众保护个人信息的安全意识,并对相关从业人员进行了普法宣传,同时也呼吁全社会共同努力,守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
快递单肆意卖 非法获利9万
自2014年底至2016年12月期间,被告人张某利用在无锡市某知名速运有限公司宜兴营业点担任收派员和仓库管理员的职务便利,从记载有收发货人姓名、联系电话、收货地址等信息的快递单中嗅出商机,将大量快递单以直接出售或拍照的方式出售给葛某等8人,共计获利人民币9.08万元。
2016年11月,被告人葛某、夏某和徐某将从被告人张某处购得的快递单上的个人信息照片存入百度云盘。葛某、夏某通过把云盘内照片发送给他人的方式,将公民个人信息卖给吴某、朱某,分别获利人民币6000元、人民币2.2万元。
宜兴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葛某、夏某的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2018年4月9日,宜兴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判处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三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判处被告人葛某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判处被告人夏某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继续追缴被告人张某的违法所得人民币9.08万元、被告人葛某和夏某的违法所得人民币2.8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法官点评
2017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400.6亿次,载明收发货人个人信息的快递面单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妥善保管,泄露或兜售时有发生,本案系无锡市迄今审结的快递员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中侵害时间持续最长、违法所得最高的案件。今年5月1日起我国正式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对用户数据信息保护等问题进行明确规定,根据该条例,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及其从业人员不得出售、泄露或者非法提供快递服务过程中知悉的用户信息,对于有上述行为的企业,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可以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其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该条例的出台将进一步遏制打击快递业“内鬼”倒卖信息的势头。
销售拼业绩 “交换”信息获刑
2016年12月8日至2017年4月28日间,上海某艺术传媒有限公司员工徐某通过QQ软件、电子邮箱等网络工具,与无锡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员工蒋某、杭州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员工周某、上海某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员工闫某互相交换公民个人信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共计154万余条。
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徐某等人的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2017年12月13日、17日,法院先后对这批案件进行判决,分别判处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至三年零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至5000元不等;没收被告人手机1部、U盘11个、笔记本电脑2台。
■法官点评
销售行业的工作人员在向客户提供服务的同时,会掌握大量的客户个人信息。为扩展业务量、提高个人业绩,部分销售人员将手头的客户个人信息与其他人员进行交换的现象,已成为一种行业内部公开的“秘密”。这种将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与他人交换的行为,对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及正常工作生活造成了严重威胁,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应当从严惩处。本案中被告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高达154万余条,案件的判决有力打击了销售人员在提供服务过程中将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与他人互换的犯罪行为。值得关注的是,本案被告人徐某与涉案人员蒋某、周某、闫某均系具有较高文化水平的大学生,原本拥有美好的前途,却不慎跌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深渊,值得引起广泛的关注和深思。
家装“一条龙” 业主信息泄露
2015年12月至2017年6月间,无锡市某暖通有限公司员工张某通过QQ邮箱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共计57万余条;某集成灶公司员工李某通过QQ邮箱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共计3.1万余条;无锡某动力有限公司员工杨某通过QQ邮箱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共计3万余条;无锡某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某与他人合谋通过QQ邮箱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7万余条;无锡某家具有限公司员工陈某通过QQ邮箱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共计2.1万余条;某中央空调公司员工葛某通过QQ邮箱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共计1.8万余条。
2018年2月6日,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判处被告人杨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500元;判处被告人陈某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500元;判处被告人葛某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法官点评
本案中的被告人均是家具、家电、装修装饰等相关行业从业人员,掌握了大量的业主信息。以被告人张某为例,其获得业主信息名单的主要途径有以下三种:一是从其工作的公司内部获取;二是通过网络向他人购买;三是将已有业主名单信息与家装、建材等人员进行交换。利用上述手段,被告人张某在短短数月内通过QQ邮箱向他人提供本市楼盘业主信息122次,信息总数高达57万余条。这类不法行为使业主信息处于“裸奔”状态,频繁的电话营销严重骚扰了业主的正常生活,给业主造成严重困扰,埋下安全隐患。法院对张某等人的依法惩处,给违反职业道德、肆意泄露业主信息的相关人员敲响警钟。
辅警做“内鬼” 执法犯法受惩
被告人刘某甲原系陕西省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秩序科辅警。2017年6月至9月间,刘某甲违法在公安网上查询公民车辆档案信息,以每条人民币20至3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刘某乙、刘某丙。在此期间,刘某甲又介绍原单位辅警鲁某、唐某查询并出售公民车辆档案信息给刘某乙、刘某丙,刘某甲从中获得每条人民币10元的好处费。刘某甲共计违法所得人民币18.7万余元。
江阴市人民法院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被告人刘某甲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9万元。
■法官点评
执法机关收集公民个人信息是为了更好地治理社会,但执法机关相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造成的社会影响尤其恶劣。这类案件在经济相对比较发达地区频频发生。本案中,被告人刘某甲作为身份特殊的执法机关工作人员,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单独并伙同其他两名辅警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向他人出售,比一般人员非法收集信息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本案刘某甲违法所得达18万余元,法院认定被告人刘某甲符合“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依法对其予以严惩。
黑客入侵网站 “炫技”数罪并罚
2016年1月至6月间,被告人赖某违反国家规定,在未经各网站授权的情况下,通过“弱口令侵入”、“上传漏洞”、“SQL注入法”、“JAVA反序列化”、“利用逻辑漏洞”等其他技术手段,非法控制20余个网站,又利用自己掌握的黑客技术手段侵入并使用19个网站进行非法控制。期间,赖某利用黑客技术手段,非法侵入“www.anxl.cim.cn”、“www.ane56.com”两个互联网物流网站,并先后6次将上述两个网站内的155万余条公民个人信息数据贩卖给邱某,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6800元。
2017年7月21日,江阴法院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被告人赖某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被告人赖某有期徒刑三年零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
■法官点评
随着互联网产业的高度发展,黑客袭击破坏网络犯罪日渐猖獗。黑客利用计算机入侵网站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更加轻而易举,从而造成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极大风险。本案被告人赖某通过非法入侵物流网站,获取公民个人信息高达155万余条后进行销售,符合“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故法院对其予以严厉处罚,以有效遏制黑客非法侵入网站窃取信息犯罪行为的进一步蔓延。
■司法观察 抓住源头 重点打击
互联网信息时代,公民个人信息所承载的人格利益、公共利益和经济利益得到前所未有的凸显。与此同时,公民个人信息泄露问题日趋严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被称为“百罪之源”,滋生了大规模电信诈骗、敲诈勒索、绑架、盗刷信用卡、非法讨债等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危害严重,群众反响强烈。
2017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出台的《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正式施行,一年来,无锡两级法院对相关犯罪形成了高压态势。
据统计,2016年至2018年4月,无锡两级法院共受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一审案件123件,审结96件。其中,2016年全年受理3件,审结2件;2017年全年受理39件,审结29件;2018年仅1至4月就受理81件,审结65件。
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孙炜分析,该类案件数量激增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随着各项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进步,行为人实施犯罪更加便利,使得犯罪数量上升明显。二是打击此类犯罪已成为社会共识,公安部门对此类犯罪的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加大。三是去年施行的司法解释,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概念界定、定罪量刑标准和有关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规定,厘清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中的诸多分歧问题,为依法严厉惩治犯罪提供了有效的法律武器。
此类案件呈现出新特点:一是被告人年轻化。大多数被告人均为80后、90后,其中部分年轻的被告人1994年出生,可谓刚刚踏上工作岗位即触犯法律。二是被告人高学历化。此类犯罪的被告人大多为大专院校甚至大学本科毕业,有着较为良好的教育背景。三是被告人多为销售类工作岗位,尤其是信息科技、管理咨询、传媒等行业的从业人员占比较多。四是部分被告人法律意识淡薄,直至案发才知道自己的行为触犯刑法。
结合司法实践,法官建议从三个方面防范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
一是从严打击和重点打击犯罪相结合。既对涉案数量大、危害后果严重的特定案件从严打击,以高压态势形成威慑力,又注重对源头犯罪的重点打击。
二是以互联网思维加强部门协作,形成打击违法犯罪的合力。就法律适用中的新情况新问题,与公安、检察部门沟通协调,在案件定性、办案程序、鉴定及管辖等问题上明确法律适用和证据标准,形成科学统一的办案思路。
三是加大普法宣传力度,增强百姓的信息安全意识。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盗用和滥用,与许多群众的个人信息保护意识不强有直接关系,因此,提高信息保护意识是杜绝个人信息泄露的一个重要方法。通过发动各类媒体平台加强对群众及单位的防范宣传教育,让百姓对于涉及到提供个人信息的情况时能多留心。另一方面,加强对青少年等特定群体的普法宣传,避免因不知法不懂法而触碰法律红线。

“您家最近需要装修吗?”

大渡口法院不断加大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打击力度。据重庆装修网了解,日前,四个利用互联网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后予以出售或提供给他人,情节特别严重的QQ“好友”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大渡口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以罚金。

“我们这里的材料,质量上乘、价格实惠。”

威尼斯网投手机版 1

每当家里在装修或者正打算装修时,总会“恰好”接到类似的推销电话。

余某、吴某、左某和李某四个QQ“好友”系建材等行业的销售员,偶然得知买卖楼盘业主信息能够赚钱,就一个牵一个地干起了“副业”,开始通过QQ、微信等方式买卖楼盘业主的姓名、住址、联系电话等信息。从最初的在网上购买,再倒卖出售,到后来的主动向别人推销贩售,买卖越来越频繁,动辄上万、数十万条被他们卖给不特定的人,甚至吴某在一次交易中仅以100元的价格就将156545条楼盘业主信息贱卖。

原因何在?有人在倒卖公民个人信息!

东窗事发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后,四被告人在庭审中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其中,获利最多的左某多次向他人推销并出售或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共计3161491条,获利共计49200元。

近日,慈溪市人民法院审结几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案件。这些案件中的涉案人员有房地产销售、小区物业、建筑装饰行业从业者等等,为牟取私利,他们通过网络买卖全市近40个住宅小区、2万余条业主个人信息。

大渡口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余某、吴某、左某、李某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利用互联网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后予以出售或提供给他人,情节特别严重,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他们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以罚金。

为业绩非法获取、倒卖小区业主信息

“两高《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入罪门槛‘情节严重’进行了细化明确:在信息类型和数量方面,对于一些高度敏感信息,如行踪信息、财产信息、通话内容等,将入罪标准设定为50条;对于一般敏感信息和其他信息,按照信息的重要程度,分别设置了500条、5000条的入罪标准。在违法所得数额方面,超过5000元即可入罪。”承办法官介绍说,“千万不要以为此类犯罪是小打小闹无关痛痒,它可能成为各类犯罪的‘上游’,不管是敲诈勒索还是电信诈骗,多数是以非法获取个人信息为前提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最高可判七年。”

2015年,高某进入建材行业工作,担任某定制衣柜店的店长,负责拓展店里的业务。为了推销自家产品,高某找到了同是家装行业的“戚总”,从“戚总”那里免费要来了一份业主名单,上面详细记载有慈溪十数个中高档小区的业主的个人信息,包括楼号、房间号、户型面积、联系方式等信息,多达3000余条。

摘自:大渝网

“我需要做业绩,他给了我这份名单,我手上有的客户也可以介绍给他”。拿到业主信息后,高某“按图索骥”,有针对性地开展“扫楼”,发现有业主正在装修的,再根据名单上联系电话进行推销。

据调查,除了高某外,这个“戚总”还将自己手上的住宅小区业主信息或是免费、或是有偿地发送给其他9位建筑装饰行业从业者。

据这位“戚总”交代,他早年间在装修公司工作,之后自己开办了一家装修公司。为了开拓客源,他从多个渠道购买了慈溪本地多个住宅小区的业主个人信息,一方面用于电话推广自己公司的业务,另一方面再将这些信息转卖并从中牟利。2013年至2016年间,这条违法犯罪产业链涉及业主信息达2万余条,涉及慈溪本地的住宅小区近40个。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戚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向他人出售或提供,情节特别严重,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违法所得3300元予以追缴,犯罪所用的电脑、手机均予没收。高某等10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亦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不同程度的刑罚。

“内鬼”出售业主信息获刑

景某是某装饰公司的老板娘。去年6月,为了拓展市区西边某小区的业务,她通过微信联系到了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人员凌某。凌某曾在该小区的售楼处工作过,于是他利用还未作废的账号进入销售系统,下载了2700余条业主信息,并以800元的价格卖给了景某。经过法院审理,两人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4000元。

无独有偶,某装饰公司的老板王某为了提升自家业绩,也动起了购买业主信息的“歪脑筋”。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间,他陆续从在某小区担任物业经理的庄某处购买了700余条该小区的业主信息用作电话推销。两人还约定,若装饰公司在经过电话推销后能成功与小区业主签订装修施工合同,庄某还可从中抽取一定的提成。至案发时,庄某已从中获利2000余元。最终庄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

公民个人信息受保护非法获取不可取

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网络大数据时代,商家利用网络资源获取商业信息越来越普遍,但同时也催生了大量非法获取、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对社会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既包括贩卖个人信息的行为,也包括以购买方式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法官提醒,网络服务提供者和其他单位在业务活动中收集、使用公民个人信息时,应当遵循合法、正当的原则,不可触碰法律的警戒线;另一方面,广大社会公众应提高个人信息保护意识,尽量不要随意提供个人信息,若发现有个人信息泄露,可及时向公安部门、消协等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投诉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相关文章